<optgroup id="6awa8"></optgroup>
<optgroup id="6awa8"><small id="6awa8"></small></optgroup>
<code id="6awa8"></code>
<code id="6awa8"><small id="6awa8"></small></code><code id="6awa8"><small id="6awa8"></small></code>
<optgroup id="6awa8"></optgroup>
<code id="6awa8"></code><code id="6awa8"><small id="6awa8"></small></code>
<code id="6awa8"><xmp id="6awa8">
<code id="6awa8"></code>
<optgroup id="6awa8"><small id="6awa8"></small></optgroup>
<code id="6awa8"><small id="6awa8"></small></code>
當前位置 : 人物

安徽阜陽:阜南之“難” ——阜南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被強拆紀實

2018-08-28 22:47 作者:電商網 來源:網絡整理
阜南縣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將在8月30號面臨強拆,公司副總經理周溯被逼近絕望的邊緣。

“當初政府承諾的在5年內給我們辦理土地出讓手續,我們也交了20年的土地租賃金,剛干7年,說拆就拆了,6000萬的成本還沒收回來呢!”周溯將政府的招商協議、土地租賃協議和阜南縣城鄉管理行政執法局的強拆決定重重摔在桌子上。

“6000萬啊,政府違約,惡果讓我們企業承擔,這太沒有王法了!給您說,在阜南干企業真難!”周溯烏黑的眼眶里含滿淚花。

隨著我們溝通的深入,逐漸了解到阜南縣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力公司)面臨強拆的過程。

安徽阜陽:阜南之“難” ——阜南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被強拆紀實




鼎力公司概況

2011年11月30日,在阜南縣人民政府引導和支持下,阜南縣龍王鄉政府通過招商引資的方式與鼎力公司簽訂位于龍王鄉工業功能區(合勝村新橋居民組)、占地28畝、總投資6000萬元預拌商品混凝土投資項目的協議書。在協議里,關于土地方面問題約定如下:

第二項第三條規定:項目用地面積18648平方米(約合28畝),實現年生50萬方商品混凝土能力。

第五項第第二條第二款規定:龍王鄉確保在本協議書簽署之日起5年為鼎力公司完成該項目地塊有土地使用權證的辦理。

第五項第第二條第七款規定:龍王鄉政府應派專人協助鼎力公司辦理基建及其他行政審批手續,以協助鼎力公司盡快建成投產。

第六項第一條規定:在本協議書簽訂之日起,龍王鄉政府盡快幫助鼎力公司協調有關部門,對鼎力公司項目用地進行招拍掛,土地價格根據當時當地的工業用地價格。

第六項第二條規定:龍王鄉政府應確保鼎力公司在該項目落戶后,土地租賃期不少于20年,并保土地毫無爭議。

第六項第三條規定:本協議書一經簽訂不因甲方變動而變動。

以上是龍王鄉政府在項目投產之前的關于土地問題的書面約定,內容清晰,表述準確,毫無爭議。


安徽阜陽:阜南之“難” ——阜南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被強拆紀實




招商協議書第一頁

安徽阜陽:阜南之“難” ——阜南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被強拆紀實




招商協議書第二頁


安徽阜陽:阜南之“難” ——阜南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被強拆紀實




招商協議第三頁

為了讓鼎力公司盡快投產,阜南縣人民政府和龍王鄉人民政府建議“先租后征”。在他們的協助下,鼎力公司與合勝村的村民簽訂租賃協議,并且一次性支付20年的土地租賃費,合計368767.4元。

也正是基于阜南縣人民政府和龍王鄉政府的承諾和支持,鼎力公司才按照合約投產經營。

但,恰恰政府的承諾,卻變成埋葬鼎力公司的墳墓。

2011年12月底,鼎力公司如約投入1500萬元進行基礎設施建設。


安徽阜陽:阜南之“難” ——阜南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被強拆紀實




鼎力公司的衛星云圖(紅框部分)

2012年3月20日,還在建設期間,阜南縣國土資源局以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法》為由,下發(南國土執罰【2012】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1、鼎力公司退還占用土地8754平方米;2、沒收占用土地上的建筑物及其他設施;3、決定罰款87540元。

后經阜南縣人民法院判決(【2012】南行非審字00072號):對阜南縣國土資源局下發(南國土執罰【2012】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的第一、第二項內容不予認可。

2013年12月30日,安徽省人民政府對鼎力公司提出的土地出讓申請給予同意批復。


安徽阜陽:阜南之“難” ——阜南鼎力混凝土有限公司被強拆紀實




安徽省人民政府關于鼎力公司土地問題的批復(龍王鄉合勝村)

但,在鼎力公司和龍王鄉政府向阜南縣國土局提辦理土地使用證時, 阜南縣國土資源局說:土地上有附作物,不予辦理!

盡管,鼎力公司和龍王鄉政府仍然在土地出讓方面據理力爭,阜南縣國土局還是那句話:土地上有附作物,不予辦理!

最終,也沒有辦理!但,隨著該地塊升值,土地出讓問題也越來越嚴重,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程度。

2018年4月25日,阜南縣國土資源局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南國土資字【2018】第19號):1、責令退回非法占用的17556平米土地;2、罰款44010元。

2018年7月13日,阜南縣國土資源局向阜南縣供電公司發函(南國土資函【2018】210號),要求該單位對鼎力公司斷電,7月20日,供電公司對鼎力公司進行斷電。

2018年8月9日,阜南縣城鄉管理行政執法局下發限期拆除決定書(南城管限拆決字【2018】第25號),要求鼎力公司在8月21日之前自行拆除。

2018年8月14日,鼎力公司以短信的方式向阜南縣縣委書記崔黎反映強拆的問題。2011年,在阜南引進鼎力公司期間,崔黎作為阜南縣縣長對整個情況十分了解。但,杳無音訊。

2018年8月22日,阜南縣城鄉管理行政執法局下發行政強制執行催告書(南城管強催字【2018】第25號),再次要求鼎力公司在8月30日之前自行拆除。

2018年8月26日,阜南縣公安局查封鼎力公司原始記賬憑證和審計報告,同時對公司有關人員進行秘密調查。

“斷電,到限期拆除,再到強制拆除,目前已經到行政強制拆除和清查公司財務,這一連串的動作將鼎力公司逼近絕境,表面上是阜南縣電力公司、阜南縣城鄉管理行政執法局和阜南縣公安局所為,實際他們不過是“殺人者”的刀把,而“捉刀之人”還是阜南縣國土資源局!” 周溯說

回顧經過,其實問題很簡單:2011年,阜南縣人民政府通過招商將鼎力公司項目在龍王鄉合勝村落地,為了讓資金盡快到位,增加當年的GDP,實現個人政績,政府采用了“先上車后買票”的方式為企業投資建設開綠燈。客觀的說,這種做法在全國比較普及,畢竟辦手續一方面需要時間,拖久了會出現意外,另一方面手續對政府來說,在自己的控制范圍之內。

但,不巧的是:政府違約——鼎力公司“上了車,卻補不上票”。

“補不上票”由三個政府部門造成的,第一個是招商引資的主導單位阜南縣人民政府,現任的縣委書記崔黎是當時的縣長,直接參與項目引進工作,對項目初期進展功不可沒;第二個是招商的主體單位阜南縣龍王鄉人民政府,對項目的對接、引進、落地、租地等方面給予很大支持,對鼎力公司的土地問題一直盡心盡力。第三個阜南縣國土資源局,初期說沒有土地指標不予辦理;等省政府土地審批指標下來后,又說地上有附作物,不予辦理。

所謂的“地面上有附作物,不予出讓”的條文,也缺少相應的法律依據。如果按照阜南縣國土局這個理由,那么請問地上的草、樹木算不算附作物?城區內被征收有附作物的土地又該如何處理?何況,鼎力公司地上的附作物本身就是企業自建的,不涉及到外部糾紛,怎么就不能辦呢?

阜南之“難”,實為人為之難!

阜南之 “難”的根本就在這:職能部門揪住“上車沒買票”不放,“讓上車的人”已經完成了政績,撒手了,進而完成對招商而來企業“關門打狗”。

如此對待招商而來的為阜南做過政績和經濟效益企業,這種“卸磨殺驢的做法”讓企業何止是絕望!更會讓打算來和即將來的企業望而卻步!

產生這個問題的根源是阜南縣相關政府部門沒有履行或者履行不了合約的內容,是典型的欺騙者和違約者!

按說,誰違約,誰負責,這是一個基本社會常識。

但,這個基本常識卻在阜南不好使,因為政府違約的后果卻要企業承擔。

這是典型的不誠信。

2016年,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針對招商引資存在“JQK”(先把你“J”(勾)進去,再把你“Q”(圈地捆綁)住,最后把你“K”掉)問題明確指出:招商引資存在“JQK"問題的根本是政府不誠信——招商之前說大話;項目落地說空話;出了問題不說話。

國家領導人再三強調,政府無信則權威不立,必須做到言必行,行必果。只有各級政府做到誠信,只有政務誠信率先垂范,社會誠信才能蔚然成風。

誠信,是社會良性運轉的基石,而政府誠信是基石的根本,只有政府誠信,社會才會做到有法可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也只有如此,人民才會跟黨走,才會相信政府,才會打造出良好商業氛圍和招商環境。

解決阜南之“難”的根本,在誠信!解決鼎力公司強拆的問題,關鍵還是阜南縣相關政府部門按照習總書記的指示做到言必行,行必果。

“政府不治孬人,比孬人還孬!”這是阜南縣現任書記崔黎公開講話,根據最高領導人指示的“言必行,行必果”,我們且看崔書記如何對付不誠信的“孬人”!

本文轉載于來源: 任何形式轉載請注明原處!
相關閱讀
11选5开奖号码